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,

,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[转载] 家(一) (守候者)  

2016-01-12 10:28:57|  分类: 外院战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,家(一),   

家(一)

 

 守候者

 

 

[转载]  家(一)    (守候者) - wyzy60 - ,

  

 

   家是一个不需要太大的地方,是港湾,是-池碧水,是心中永远的春天。当你身在它处,心中常常泛起絲絲甜蜜的回忆,股股牵思的挂念,湧动回归的期盼一一一那就是家。

   己过花甲之年的我们这-代,经历过太多的政治动荡,太多社会发展变幻,太多曲折小路艰辛的攀爬,追逐家的变迁无疑是大社会变化的一个小缩影。

     ......到了谈婚论嫁的年令,最头疼的问题是房子。28岁了己是晚婚,再晚几年也无所谓,还响应祖国的号召呢!但耽误了下一代的茁壮成长却是大事,祖国不能无后呀。l980年初,我们租借了一间+平米的平房结婚了,所住小院共七间房,住着五户人家,六十出头的房东大娘皮肤白皙,身材娇好,谈吐有致,由于孙辈绕膝皱吧吧的衣服上常常是斑斑点点,说-口标准的北京话,笑意堆滿脸庞,一说话方知满嘴的牙大部已下岗,但可以看的出来,在逝去的岁月里是个曾经享过大福,也吃过大苦的美丽佳人,大爷半身不遂,行动不便,据说做了-辈子生意,积攒下院内的六间房,而我们住的这间则是二儿子不久前盖的。

  房子红砖加用三合土砌就,三七墙,外墙还沒来的及勾缝我们就匆匆搬入,月租金2.6元,当时我月工资 41.5元。小-号的双人床.写字台.大立柜.酒柜还有一个大铁炉子把不大的房子塞的满满的。我们常说的话

 是,"嗳,挪-挪`,"嗳,把盆搬一下`,`嗳,注意头我过一下`,把个左邻右舍羡慕死了,"看人家小两口,不爱不说话`。大冬天,屋子四面透风,用手-挨墙股股凉气习习,就这嗖嗖的冷风救了我们全家-命。

   虽张家口的冬天天寒地冻,但屋小炉子大室内并不冷,睡前要用一生铁窝头盖将炉膛盖住,一来封火,二来使小屋也不致于太热。一天,风整整刮了-夜,早晨醒来我全身泛力,头痛,但还是强打精神去买蜂窝煤去了。妻子醒来见几个月的孩子不停地哭闹,头痛欲裂,勉强从床上爬起来,爬到门口叫人,来人打开门窗妻子才渐渐好了起来,事后才知是中了煤气,如果不是四处露风的房子,后果不堪设想。女儿如今三十有余,有些冷艳,偶尔还跟我戗戗几句,我老在想,是不是跟小时候中煤气有关,那时哭的那个利害呀,通过我来发泄对煤气几十年的不滿......。宽1.5米长2米的双人床最多时睡四个人,我们一家三口加上来伺候月子的老母亲,幸亏家人长的全比较浓缩,不然-躺下欲翻身还得齐喊1.2.3,-齐动起来,才能翻个身。

  -年半以后,单位给我分了一间十二平米的住房,位于市中心草厂巷东口。此房是单位-职工母亲,-农村老太太住房,木格窗户,外糊纸,屋内大土炕占据大半个房子,一进门下几个台阶,顶棚积土有十几公分厚,墙黑的已看不出本色。我托人找到房管局维修队,拆了炕,垫了地,挑了顶,刷了墙,重新按了门窗,前脸的土墙也换成红砖,看着装修整洁一新的旧房子,激动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从大娘家把家俱搬来,并从单位取回两个从部队复员时带回的37高炮炮弹箱子,这箱子我格外珍惜,视若珍宝,四周用度锌板条包角,漆成褐色放在床头,下边箱子放些细软与自持贵重物,如几套軍装,证件,上边箱子铺上塑料布放些茶叶,盖杯当床头柜用。雪白的墙,崭新的家俱,两个修旧如新的炮弹箱子,整洁有秩,我终于有了-个属于自己的温馨小屋。

  好景不长,半夜我们常常被纸顶棚上呼拉拉.呼拉拉的声音惊醒。原来住家附近有不少小饭店,鼠辈横行,它们在那里吃饱喝足了把我们这里当成旅游栖息和游玩之地。我岂能听之任之,找来几个上乘鼠夹放在柜子和床下,开始每天全有展获,后来老鼠见亲人们在此地不断死亡和失踪,产生了几份畏惧,顶棚上的声音也就渐渐消声匿迹了。

  值的一提的是,住此房期间正好赶上英.阿马岛海战,为了观战买了-台+二英吋黑白电视机,用资五佰元,看着几乎为零的存款折,原本有几份自信的心,顿时空落落的。

  又过了两年,费尽牛虎之力,爱人单位分给我们二十平米的平房前后两间,后一间按了个单人床,孩子终于可以自己单独睡觉了,房子沒上水沒下水,更不是一个24小时热水的家,但仍使我们欣喜若狂,同令人中我们有两间住房条件算不错的。我想,这回上井岗山按营扎寨,我们就不走了,到退休不换房也行了,多少人资历比我们深,年令比我们大,人口比我们多,仍挤巴巴地住在-间房子里,知足吧!

  新分房所在大院占地二十多亩,东北角拆了几排平房准备盖楼,破砖烂瓦,木头板子到处都是。夜幕下,我把一些整在的砖.可用的旧木头搬到自家门口,领导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这些破砖烂瓦拉走也派不上什么用场,我们顺手牵羊直到料备的差不多了方住手。

  新家南窗北门,除留下过道,我用拾来的材料盖了间3平米大小的小房,单砖走近2米高,大风-吹或是手轻轻-推,整个墙就左右搖摆,摇搖欲坠,直到上了顶里边抹了水泥,不大的小房才稳稳地立在那里,门窗是自己钉的,虽说简陋并不影响使用。小房虽小作用非凡,单位分的块煤,劈材,引火用的破纸片堆满了小房,夏天则在小房内生火做饭,我还刹有其事地按了个街门,自得其乐地过起了中国人所想往的,"三十亩地-头牛,老婆孩子热炕头`的安逸生适。

   这是我婚后总共七次搬家中的第三次。

 

[转载]  家(一)    (守候者) - wyzy60 - ,
 

【晓风单图音画】幸福的味道 - 晨阳晓风 - 晨阳晓风博客
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